你的位置: > 足球 > 足球资讯 > 2023 赛季中超联赛落幕,上海海港夺冠,申花排名第 5,记者陈华从财经角度点评

2023 赛季中超联赛落幕,上海海港夺冠,申花排名第 5,记者陈华从财经角度点评

来源:英超直播网2024-06-02 17:09:21

2023年中超联赛落下帷幕,上港夺冠,上海申花排名第五。记者陈华从金融角度撰文称,上港集团一人就养活了上港、申花、上海男篮三家职业俱乐部。

原文如下:

2023年,上海成为唯一一个有两支中超球队参加德比的城市,昔日的广州、北京、天津德比之争都已落幕。最终,上港夺得联赛冠军,上海申花获得联赛第五名,理论上有机会夺得足协杯冠军。这对于这座城市的职业足球来说,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成绩。

除了比赛之外,我觉得中国的职业足球完全是一个经济问题。

中国所谓的职业足球首先体现的是城市的经济实力,上海的综合经济实力在全国肯定是名列前茅的,具体体现在足球俱乐部层面,政府有底气支持两家俱乐部,所以无论是海港还是申花,上海都成为唯一的中超德比城市,首先是经济实力,尤其是实力雄厚的国企,在政府的协调沟通下,愿意支持上海足球产业的发展。

我个人的看法是,某种程度上,是上港集团撑起了上港、上海申花、上海男篮三支职业俱乐部。在久事集团入主上海申花之前,国资委划拨了上港集团5%的股份,以保证充足的现金流。如今的上海,这样的现金流“血牛”不多了。财报显示,上港集团2022年的利润是172亿,这也意味着,久事集团持有上港集团5%股份的分红接近8亿。久事集团目前旗下运营着上海申花、上海男篮两大职业俱乐部,职业体育都是烧钱货,按照8亿的分红,久事撑起足球、篮球两支职业俱乐部绰绰有余。

相比之下,大连的情况与上海截然不同,大连队降级,据说负债2个亿,目前也没有公司愿意接手。感觉毕竟职业足球很烧钱,大连也未必有这么大的公司,毕竟王健林和万达在足球上已经投入了自己能投入的。

大连队现在的处境,其实和绿地申花很相似英超直播网,由于在金元足球上投入的资金过多,已经超出了投资方的盈利能力,甚至一些外援的大合同资金流向也十分诡异,导致整个俱乐部负债累累。这样的债务也直接决定了俱乐部的发展走向。归根结底,申花九年来的经营理念和资金实力留下了不少遗留问题,相关方面出于形象或者面子问题,从来没有公开表示过。

中超球队企业_中超国企控股俱乐部_中超国企球队

但我知道的是,绿地申花留给久事集团的债务在6亿到8亿之间。据夏天俱乐部负责人和徐教练在根宝基地的对话,“第一笔5亿的投资我们已经用完了,正在向集团申请第二笔5亿。即便如此,俱乐部还有七八起国际诉讼,我们目前只能拖延,但打起来肯定输。因为很多俱乐部都欠工资,国际职业足球运动员协会(IFFA)明确提醒球员不要来中超,因为我们的国际形象太差了。”

中国所谓的职业俱乐部比拼的也是投资方的经济实力和输血能力,俱乐部本身几乎没有盈利能力,如今的海港和申花都是国资委旗下的,都需要母公司强力输血。 ——因为我们的媒体版权收入几乎可以忽略不计,前5年的80个亿纯属扯淡,我们的比赛日收入也不高(北京国安可能是唯一例外),所以中国职业俱乐部需要母公司输血。足球无非就是被企业买来的活广告牌,这时候就比拼谁的钱多,谁的投资更稳。

不管怎样,久事的入主至少能让申花足球活下去,不至于断掉它的现金流。至于投入多少,就看久事的资金实力了。毕竟久事本身就是一个民生国企,不管是投资、交通还是体育,主要都是帮政府花钱解决民生问题,本身盈利能力有限。久事接手申花、上海男篮、上港集团的足球业务都在亏损,接受既是符合相关部门意愿,也是履行社会责任。

根据上海久事(集团)有限公司披露的2022年年报,当期净利润为-.53万元。也就是说,久事本身并不是一个以赚钱为重点的公司,更多的是一个“托管人”的角色,其责任是花钱改善上海的民生,公司自身的盈利能力有限。这基本就是国资委给上港划拨5%的重要原因——毕竟,只有拿到真正的分红现金流,才有可能经营出真正“烧钱”的职业体育俱乐部。

昨天,中超联赛落下帷幕,我看到吴金贵在发布会上抱怨,极少数申花球迷也有抱怨。在我看来,这些都是竞技体育的“结果”,根本原因还是财务上的“起因”。既然接手后“欠债累累”,久世不会也没有钱大举投资,从申花今年的引援就可以看出来;包括未来,我觉得久世也不会有大动作,因为现在中超有限投令,每年最高限额是6亿——问题是,如果把申花外援此前的欠薪也算在这6亿里面,会进一步影响俱乐部的正常运转和运营发展。

据悉,原本的并购模式是绿地保留30%的股份,久事持有70%的股份。这样一来,如果社会资本介入,绿地集团就能获利,也算是对绿地集团9年来真金白银投入的补贴。但这种模式很可能引发扯皮、推诿扯皮,最终久事将持有足球俱乐部100%的股份。这也意味着,久事可以合理合法地继承原俱乐部的利益,比如申花品牌,包括今年的30周年,但俱乐部原有的债务和问题也需要共同承担。

总之,面对9年来几乎形成惯性的足球哲学,即便更换投资方,转型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,原有的惯性还会延续,新旧融合也需要时间。2002年,上海文广接手洗衣机时代的申花,徐根宝下课,吴金贵接手,他们勉强保级,只排名第12;2007年,朱骏接手SVA时代的申花,申联合并阵容强大,但根本就不在争冠组,只有第四;2014年,绿地接手朱骏的申花,当时联赛只排名第九;2023年,久事接手申花的第一年,第五名理论上是申花股权变更的最好结果(申联合并要夺冠才算成功)。

那么,为什么仍有部分申花球迷心存不满呢?这和上海德比的独特氛围以及弗格森所说的“吵闹的邻居”效应有关。归根结底,今年上海德比0-5的失利,包括吴金贵赛后与武磊的问候,对那些讨厌德比概念的人来说刺激太大了。这个结不但没能解开,反而随着上港联赛二连冠而变得更加扭曲,“这个吵闹的邻居”——我稍后会开个帖子详细阐述这一点。​​​​

顶部